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工作人员当托儿表演“盲盒抽大奖”的戏码 福袋盒子中往往是廉价商品

  揭秘福袋机“30元赢大奖”套路

  近期,在京城的一些商场里福袋机成为新一代“网红”。但是,在福袋机“30元赢大奖”的口号背后,其实却是套路满满:不仅抽到的礼物往往都是不知名的廉价商品,就连在一旁“热心指导”的“粉丝”都是厂家派出的工作人员。

  继抓娃娃机、口红机、盲盒机、迷你KTV等娱乐机之后,又一种福袋机悄然出现在京城的一些商场里,据说在日本和台湾地区很红。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走访调查发现,黄色福袋机机身上的超大字体宣传语是“扫码赢大奖”,机器上还展示了手机、iPad、拍立得、Dior口红、硬壳行李箱等奖品图片。但是据观察,实际上抽奖者花30元得到的福袋盒子里面,装的往往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廉价沐浴露、小瓶香薰、男用发蜡等,令玩家心理落差较大。

  “他们在这几个月了吧,我就没见到有得过手机的,最好的一次好像是个迪奥口红,还不知真假。”附近的一位英语课程推销员的话道出真相。尤其令体验者感到不舒服的是,玩过之后才恍然大悟,方才现场耐心指导自己扫码抽奖的热心人,尽管他们一律自称是路人,就是喜欢玩福袋机,但其真实身份都是厂家工作人员。

福袋机工作人员会装成“粉丝”现场指导

  体验

  30元抽到一小瓶廉价沐浴露

  西直门凯德Mall购物广场地下一层是各式简餐排档聚集地,中午时分各种食物的香味四溢,周边办公室白领、购物消费者都会到这里解决午饭问题。在滚梯附近,矗立着三台箱式福袋机,鲜黄底色的机身上印着巨大黑体字“扫码赢大礼”,在这嘈杂纷乱的区域空间中显得十分醒目。近距离观察,就可以看到福袋机里面码放着一排排的黄色方形纸盒子,上面写着“幸运盒子”4个大字。这种机器整体看上去样子很像那种饮料零食自动售卖机,购买和获取流程也十分相似。

  北青报记者刚在福袋机前面站定,立即就有两名中年妇女从旁边围上来热情搭讪,一位身穿红色冲锋衣、一位身穿灰色棉服。她们积极展示自己刚刚抽到的礼物,“你看我刚刚得了个睫毛膏呢。”红衣女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灰衣女也不甘落后,从“双肩背”里掏出一个充电宝:“瞧,我在那边柜子选的18号,得了一个充电宝。”

  这个福袋机究竟怎么玩儿呢?正在北青报记者阅读福袋机使用说明的时候,“我来教你。”红衣女立即凑了过来,手把手指导北青报记者花钱:“你随便选一个号码,然后扫码付款,礼物就会掉到机器下端的槽子里面,你拿出来就可以啦。”这位不请自来的“老师”非常耐心地教授。灰衣女还向“福袋机小白”分享她的抽奖经验:“这两个柜子刚出过大奖,你可以试试那边那个柜子,没准能得大奖呢。”

  当北青报记者对号码选择犹豫不决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又冒来一位黑衣男士,主动帮助北青报记者按了机器上面的一个按钮,屏幕上随机出现了一个数字“81”,“这是你的号码,就用这个吧。”他说,似乎知道有人会有选择困难症,善于帮人快刀斩乱麻。

  北青报记者扫码之后,立即进入了一个“心愿先生”公众号。由于地下一层信号弱,公众号页面打开很慢,“没信号?那你就重新扫一下试试。”红衣女显得熟门熟路。当北青报记者询问他们是不是福袋机工作人员时,三个人都连连摇头说:“不是,不是。”

  不过在他们三人的言传身教之下,81号幸运礼盒终于“哐啷”一声掉落下来。仔细端详,这个礼盒非常简陋,外面没有任何包装,左侧张开一条大缝隙,伸手就可以把礼物掏出来——是一瓶卡乐牌水嫩美肌沐浴露,300ml,瓶身上印着生产厂家是“广州市柏亚化妆品有限公司”,然而查遍这家公司官网商城、京东商城等电商平台均未找到该款沐浴露。

福袋机中放着什么礼物工作人员都了如指掌

  发现

  工作人员兼职福袋机“粉丝”

  就在北青报记者体验福袋机的时候,几名从旁边路过的年轻白领也被吸引了过来,在三位福袋机“粉丝”的指导下,有的还爽快地参与扫码抽奖。他们有的抽到了30ml香氛,有的抽到了一小瓶男用发蜡,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品牌。红衣女这时的说辞是,自己非常喜欢玩儿福袋机,“几乎天天来玩呢。”红衣女言之凿凿。而灰衣女则炫耀她昨天花了90块钱抽了三个福袋,里面奖品都很棒,“有拍立得、耳机、自拍杆。”她如数家珍,奖品个个都算实用。不过看着她们两个人衣着朴素、皮肤黝黑粗糙,可没想到玩儿起福袋机来却是乐此不疲,令人不可思议。

  “他们其实就是福袋机工作人员,平时负责给机器补货,还教人家怎么玩儿。”站在附近的薛先生悄声透露。他长期在这里摆摊设点。据薛先生称,几个月之前,这里只有一个福袋机,因为玩儿的人比较多,于是该公司又送过来两台机器,“他们火的时候队伍能排到我这里。”薛先生的摊点距离福袋机大约20米。“不过,最近没有什么人玩儿了,估计是新鲜劲儿过去了。”他猜测。

  果然,北青报记者观察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在刚才抽奖时引起的一番热闹之后,福袋机再无人光顾,只有“红、灰、黑衣三人组”留守在机器跟前。不一会儿,红衣女还打开了福袋机柜门,把里面的幸运盒子整理一番。这意味着,机器里面哪只盒子里面放着什么礼物她都了如指掌。如果再有观望者出现,她还需当场表演“盲盒抽大奖”的戏码。“这不就是托儿吗,”白领周女士刚回过味儿来,“够能演的啊,当时我怎么没发现呢,本来是想图个高兴,但是体验过程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简直是套路满满。”她抽到了一盒面膜,“也不知道这是啥牌子,不敢用,扔了算了。”

  在悠唐购物中心三层,北青报记者也找到一台福袋机,它与6台抓娃娃机并排而立。北青报记者在附近停留观察了将近一个小时,看到福袋机前面门可罗雀,没有见到一位顾客光临,也没有见到工作人员打理,十分“寂寞孤独”的样子。

北青报记者抽到的礼物在网上找不到

  调查

  一台福袋机网上售价不到万元

  “福袋”源于日本,是日本的商家在新年前后,将多件商品装入布袋或纸盒中,进行搭配销售,这种袋子或者纸盒就称为“福袋”。

  对于消费者而言,福袋相当于商场打折优惠,而且在购买时对于福袋内商品的期待感也非常有吸引力。部分消费者也许会因为得到意料中的商品满意而归,但也有部分消费者会因为拿到根本不需要的商品而懊丧,因此有些评论也认为福袋其实是一种变相赌博。从商家的角度考虑,福袋不仅可以吸引消费者,而且也带有处理库存积压商品的目的。

  在中国互联网上,福袋机已经被包装成了低成本创业项目、“一台永不停歇的印钞机”,每台售价6000元至9000元不等。一家福袋机加盟公司网页上称,“96%的创业者都看好此项目”,不知道该数据从何而来。网页上还详细说明了福袋机的投资优势:“商品是放在礼盒里面的,给玩家一种更多的神秘感和趣味性。另外,福袋机器机身上22英寸液晶屏,可以投放广告增加老板收入。而且,福袋机适用的场地有些是24小时营业的,比如机场、酒店、娱乐场所,那么福袋机简直就是一台永不停歇的印钞机。”不过,据北青报记者调查,目前在北京各大商场里面,不论是口红机、盲盒机还是福袋机,机身屏幕上显示的都是自家产品,并没有承担街头广告载体的角色。

  观察

  不要让“网红机”沦为伪劣产品重灾区

  时下,很多商场、影院等公共场所里面设置的口红机、盲盒机、福袋机等娱乐机器数量明显增加。如口红机,里面码放的都是标价200元、300元一支的迪奥口红,每局10元,扫码支付就有可能获得名牌口红,曾极大地诱惑了很多女孩子。但是现在却已是无人问津。还有盲盒机,里面放着设计独特的公仔,价格每个69元,和自动贩卖机不同的是,盲盒机的购买方式带有游戏趣味性和随机性,到手公仔的款式全凭运气。而福袋机也是类似于盲盒游戏机的一种,但是游戏规则又类似于口红机,利用的是玩家以小博大的心理。

  消费行业专家分析,上述娱乐机利用的是大众的碎片时间,比如等电影开场、等餐馆叫号、等孩子下课的时候,花上几分钟、几十元打发无聊时光。但是如果无聊变成无趣,消费者就不会再上当了。其关键问题在于,这种娱乐机究竟是真的以高价商品作为打通渠道的亮点,还是“挂羊头,卖狗肉”搞噱头,不免引人深思。而消费者们也应该在满足自己一系列的需求心理时,保持冷静。

  市场观察人士指出,单用大牌口红这一类单品来讲,就是假货重灾区。平时人们在商场、电商上购买都还要小心谨慎辨别真伪,就更别说网红机的运营商们,为了摊薄成本、尽快得到回报,在进货时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福袋机、口红机和娃娃机有所不同,更大的目标价值背后存在着更大的消费隐患。网红的定位、商品的水货隐患如果不加以突破和解决,都将成为制约“网红机”长远发展的因素。专家指出,突破这些限制,似乎需要一个产销体系完整、各个环节都有保障的权威体出现,而孕育这样的体制,就目前的市场看来似乎还需要一段时间。

  文并摄/本报记者 赵新培

  中国侨网11月22日电 题:怒退100双鞋、聚集店门口抗议……华侨华人集体抵制D&G

  11月21日深夜,深陷辱华风波导致“大秀”撤摊的意大利品牌D&G,再次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宣称对中国“怀有爱与热情”,大秀取消对品牌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很不幸”,以下是其回应全文:

  我们原本梦想着,把一场为中国专属而设,可以展现我们品牌与想象力的活动带到上海。

  这不仅仅是一场时装秀,它是我们怀着对中国以及全球所有喜爱D&G品牌的人的爱与热情,创造出来的产物。

  今天发生的一切不仅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幸,对为把这场秀带到现实中来日日夜夜工作的所有人来说,都很不幸。

  我们发自心底地感谢所有我们的朋友和客人。

  D&G

回应原文截图。回应原文截图。

  对于这份声明,中国网友们又炸了锅,纷纷表示这简直毫无歉意!反倒显得他们很委屈!

  华人网友:这不仅仅是侮辱中国,而且侮辱了全世界的华人!

  面对D&G的辱华行为,全世界的华侨华人网友们也坐不住了,纷纷站出来表达不满。

  还有华人怒称:从今天开始抵制一切D&G的产品!

  有华人说,这次事件中最不能容忍的是D&G对中华文化的调侃和不尊重!

  意大利华人店铺:“穿D&G禁止入内!”

  意大利作为D&G品牌发源地、奢侈品代购和买手的“天堂”,D&G创始人辱华言论曝出后,在当地华人圈中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事件发生后,一家意大利华人商店直接在自家大门上张贴出抵制文字,“穿D&G禁止入内!”

  华人买手:100多双D&G女鞋全部退订!

  在佛罗伦萨居住多年、接有大量D&G订单的华人买手阿静(化名)说,该品牌的订单量一直都不错,“我知道有一个买手朋友今天上午刚刚退订了100多双D&G的女鞋,这些鞋子都是时下最火的款式。”

  阿静表示,自己和多名好友目前已停止了D&G商品的相关销售工作,“我们都非常关注这件事情,希望事件能尽快被妥善处理,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还有我们的感情。”

  华人导购员:看到新闻后又气愤又惊讶

  华人Emily(化名)曾在米兰最繁华的名品购物街从事中文导购工作,她说“看到新闻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气愤。无论Stefano当时有多激动,他都不应该把问题上升到我们的国家和所有中国人身上。”

  Emily说,自己认识的各家品牌门店经理对中国消费者的态度都是十分重视和欢迎的,“他们都很清楚中国客人的消费能力,知道自己的品牌销售始终都是脱离不了中国市场的。而对客人、对客人的国家和民族做到起码的尊重,这是企业最需要注重的。”

杜嘉班纳上海大秀秀场正在拆除中。康玉湛 摄杜嘉班纳上海大秀秀场正在拆除中。康玉湛 摄

  “近几年很多品牌门店、包括奥特莱斯门店里都专门配备了中文导购,就是为了能更好地服务中国消费者,因为中国消费者们给他们带去了很多利益。我相信D&G在这点上也是一样的,所以早上起来看到这则新闻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Emily说道。

  意大利华人聚集店门口无声抗议

  意大利当地时间21日,米兰华人在Montenapoleone Dolce Gabbana旗舰店举行商品退还和无声和平抗议活动。

  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到该旗舰店当日营业结束。

  当辱华事件发生时,华侨华人为祖(籍)国发声

  今年,世界各地的辱华事件时有发生,海外华侨华人们总会第一时间谴责抗议。

  2月,美国购物网站亚马逊的广告被指辱华,大批华人看后大感愤怒,把有关广告图片拍下,再放上亚马逊的社交平台专页,要求亚马逊移除涉事页面。

  3月,中国留学生在意大利遭暴力欺辱,被骂“中国人都是蠢狗”,40多名当地华人聚集在佩鲁贾Via Ulisse Rocchi抗议声援受害者。

  8月,纽约布鲁克林华人区出现辱华涂鸦,当地华裔市议员强烈谴责这一行为,敦促警方尽快将作案者抓捕归案。

  9月,瑞典电视台“瑞典新闻”栏目播出恶劣辱华节目,瑞典各大侨团代表共同签署联合声明表达强烈抗议。

  面对辱华行为,华侨华人的正义声援从未缺席!

  (来源: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 作者:吴侃 ID:qiaowangzhongguo)

  新华社柏林11月21日电(记者张毅荣)德国总理默克尔21日在参加联邦议院政府预算案一般性辩论时强调,德国要加强数字化建设。

  默克尔在发言中表示,数字化给生活各个领域带来深刻改变。时间很紧迫,德国正处于激烈国际竞争中。面对挑战,德国要致力于使人处在数字化转型的中心位置,避免让技术凌驾人类,要处理“数据道德准则”问题。

  默克尔说,人工智能是德国成功实现“工业4.0”的重要前提,德国在这一领域需要赶超。德国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并不尽如人意,但处在良性发展中。德国计划到2019年底让98%的家庭能够接入高速互联网,包括农村地区。

  默克尔表示,要到2022年底建成一个数字化“公民门户”网站,届时民众可登录这一网站,完成车辆登记、育儿津贴申请、纳税申报等500多项日常事务。联邦政府将从2019年起率先导入100项事务功能,其余再由州和市镇地方政府不断完善。

  据德国联邦政府近日公布的人工智能战略,德国计划在2025年前投资30亿欧元推动人工智能发展,主要举措包括建设人工智能中心、研发更贴近中小企业的新技术、扶持初创企业及规划建设欧洲人工智能创新集群等。

  11月22日电 据外媒报道,“脸书”公司曾被揭露与公关公司合作抹黑谷歌、苹果等竞争对手,以及国际金融大亨索罗斯。“脸书”一度否认指控,但该公司负责全球通讯、市场与公共政策的前副总裁施拉格(Elliot Schrage)21日承认聘用涉事公关公司。

  施拉格承认,面对竞争对手要求政府监管的施压,“脸书”于去年聘用Definers展开公关工作,如提供新闻剪报、调查研究、撰写文章和联络记者。他称,过去一年“脸书”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其通讯团队也越来越多使用Definers。

资料图:“脸书”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资料图:“脸书”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

  施拉格解释说,索罗斯于今年初指控“脸书”危及社会后,Definers利用公众资讯调查他,理由是此前从没听过索罗斯这样批评“脸书”,希望确定他是否涉及金钱动机。

  Definers发现,索罗斯幕后资助一些反对“脸书”的运动,于是“脸书”进一步调查其他的同行竞争对手。

  施拉格在今年6月宣布辞职。“脸书”营运总监桑德伯格表示,她与行政总裁扎克伯格都表示不知情,强调没有要求Definers散播假新闻,已停止与该公关公司合作。